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深圳租房:找工作的同时也需要容身之所,房源需求随之暴涨!

2020年10月15日 10:22

最近小伙伴们是不是有些忙碌啊,一场场大考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新一轮的规划。毕业的毕业,找工作的找工作,三五好友成群结队出游~

住房租赁市场也迎来了旺季,毕业季百万高校学子进入社会,找工作的同时也需要容身之所,房源需求随之暴涨。


租房旺季房源供不应求,涨价成为了必然,部分房源租金涨幅甚至超过20%。

在此情况下,房东不再忧心房源被空置、中介也有络绎不绝的客户,他们花在每一个租客身上的心思与精力被分散,租房体验可想而知。除此之外,租赁服务质量也随之下降,面对暴利,甚至还会出现不法分子冒充房东、一房多租骗取定金等恶劣情况。

所以租客网特别为大家整理了租房高峰期要注意租房陷阱,以及必备的租房妙诀。有需要的小伙伴可以拿出小本本记下哦~

1、真房源,真可靠

旺季租房应该多选取知名连锁中介品牌,为了方便快捷一些互联网租房平台也是很好的选择,省去了跑腿的麻烦。比如免中介费的互联网租房费平台租客网。租房者只需在网络上登录zuke.com租客网平台,或者在手机上通过租客网APP就能详细查看覆盖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全国14座核心城市的海量优质房源。

为了保证房源情况的真实性,租客网不会直接采用房东提供的照片,而是由专业的选房团队进行核实和拍照,并由专门的运营团队进行复核。确保真实房源,实地拍摄,保持不间断的房源动态更新,保证房源真实可租。

2、假房源,仔细辨

市场乱象层出不穷,部分中介为了吸引更多租客,促成快速交易,会在网上发布图文不符的虚假房源。当租客问询时,再以“房东不在家”“该房屋已出租”等为托词,带租客去看另外一些租金更高,配置较差的房源。这不但消磨了租客的大量精力和时间,还严重破坏了租客对于租房市场的信任。

3、假房东,谨慎签

租房旺季,不法分子也乘机作乱。通过伪造身份证和房产证,在网上发布低于市场价格的虚假招租信息,利用租客迫切找房的心理,骗取求租者定金后失联。更有甚者,使用了一房多租的手段。假房东通过伪造租赁合同将一套房出租给多名租客,骗取大额财富后逃之夭夭。

4、黑合同,勿入坑

一些黑中介利用租客不会仔细查看合同的习惯,在合同上给租客“挖坑”。比如在一份合同上,原本商议好是“押一付一”,被中介暗中改成了“押一付半年”或者“押一付三”等。或者中介出具两份完全不同的合同,一份给租客,一份中介留底,成交后,中介就会依照自己手里那份不合理的合同来收取租客各种费用。

5、新骗局,租金贷

各位租客实在要小心,行业出现了一种新骗局——租金贷。签订合同时,中介会以各种借口诱导租客通过指定的软件交租,并承诺给予一定的减免优惠。可这种指定软件实际上是一种网贷平台。在获取租户的身份信息后,中介为其办理了分期贷款,租户的“按月交租”,其实是按月给网贷平台还贷。租户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负了贷款,被各方为了自己的利益压榨。


租房是一门学问,既需要时间、金钱和精力,也需要一定的生活经验。租客网就是一个在合适的租房时机下,为租客提供贴心服务的优质的租房平台。租房高峰期不用愁,一键租客网,让租房变得既省心又省钱~




相关推荐

外卖红利退流,餐饮店愈加难做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6月12日 11:25

开学复课需注意哪些疫情防控事项?

一是不聚集、少接触。学校教职员工、家长和学生要采取“两点一线”生活模式,暂不参加各类线下补习、聚会聚餐和校外文体娱乐等聚集性活动,避免前往人多的场所,最大限度减少风险接触。二是勤洗手、戴口罩。准确向孩子普及疫情防控知识,养成勤洗手、正确洗手的好习惯,督促孩子按规定坚持佩戴口罩、正确存放口罩。三是勤通风、重营养。要讲究家庭卫生,经常通风换气,提倡分餐制,保持清洁生活环境。要注意给孩子均衡营养,督促孩子适度锻炼、按时作息,提高自身抵抗力。关注孩子心理状态和情绪变化,尽快恢复学习状态。四是有不适、快就诊。学校教职员工、学生、家长和学校各类工作人员如出现发热、干咳等不适症状,要及时就医,并按规定第一时间向学校和所在社区报告。学校也要对学生开展体温检测和因病缺课监测,关注每一名孩子身体健康。

2020年04月22日 16:57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